《我的抗癫长征》久治不愈的癫痫,让他治好了-龙腾网
儿童癫痫诊疗 青少年癫痫诊疗 成年人癫痫诊疗 老人癫痫诊疗 女性癫痫诊疗

《我的抗癫长征》久治不愈的癫痫,让他治好了

来源:dx.ltaaa.com    时间:2017-03-20

    曾经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的边缘,有时候癫痫并不可怕,但伴随它而来的歧视和自卑,还有给家庭带来的负担,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地方。

    不过,我又回来了,告别了癫痫、告别了恐惧,告别了歧视、告别了自卑。我又可以开始工作了,靠自己劳动养活自己的感觉太好了,虽然只是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库管,但让我体验生命的能量的释放。

    2017年1月25日,春节来临的前夕,我在北京军海医院脑电图室,对我半年前的治疗结果进行复查。头部被头套一样的东西控制着,让我想到了《西游记》里面戴着紧箍咒的孙悟空。其实,癫痫何尝不是一个紧箍咒,牢牢限制着每一个癫痫患者,只有经历劫难,才能取得真经,把“紧箍咒”去掉。躺在检查的床上,我的思绪仿佛回到多年前……

    从小到大,任何疾病似乎都奈何不了我。平时我十分健壮,除了偶尔感冒几乎没生过病,能吃能喝能睡,就连力气也比普通人大得多。但如此健壮的身体,却被大脑里某些“细微”神经的异常放电而牢牢禁锢。这就是癫痫。

    没有遗传史、没有外伤史、没有重大精神刺激,癫痫就那么无缘无故的找上了我。它随时随地都会发生,每次发作结果无法预测。它来无踪,去留影,任何一次的抽搐都比药物对人体所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。

    一人不敢独处,更不敢和不能外出,整个人都封闭了起来,为了控制大脑的异常放电,就要抑制各种各样的兴奋,我发现,用力钳制指尖,双手的指尖都被我掐出了老茧,十指连心的强烈的刺痛会暂时分散我的注意力,如若控制及时,抽搐会有所缓和,但还是防不胜防,一口可乐和茶水就能诱发癫痫。

    癫痫几乎将我真正地击倒,我失去了工作、爱情,以前关系要好的朋友哥们,也在探望过一两次之后,消失在残酷的现实中,我极不情愿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得楚楚可怜,自动减少了抛头露面,这样逐步地与正常人拉开了距离……

    这么多年也在治疗,我记得很清楚,我一共看过21名医生。这些医生大多对我爱答不理,大多时候是在家服药,效果一时好一时坏。我能理解医生的苦衷,因为我曾亲眼看到,医生们有时候一上午要接诊几十上百患者,忙得喝水的时间都没有。医生也是人,我们不可能指望每名医生都在能下班后和家人朋友团聚的时候,耐心接起一名癫痫患者的电话,接受他“乱七八糟”的询问。

    但是,在我偶然来到北京军海医院后,这里的医生刘国江主任做到了。因为在这里接受的是一种综合治疗方式,有药物也有微创,也有其它辅助手段,所以一开始我比较困惑,当我出院后一天晚上,带着忐忑的心情,给我在军海的主治医生刘国江主任打电话的时候,刘主任立即接听了我的电话,声音里透着和蔼,一下子让我松了一口气……

    在这样一个负责任医护团队的治疗下,我的癫痫在不知不觉中,发病次数越来越少。出院以来,我的癫痫只因为一次感冒发烧发作过一次,其他时候完全和正常人一样,我通过网络找了份看管仓库的工作,工作轻松简单,当然工资也不高,不过我已经满意了。

    因为这表示着,我终于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,站在阳光下,通过自己的劳动吃饭了……

    “xxx,检查完毕!”迷迷糊糊中,军海脑电图检查的医生轻轻拍了拍我。这一瞬间,我有一种重新回到地球的感觉。睁眼看着周边,一切都如此亲切。再没有痛苦,也没有怨恨。很快我从主治医生口中知道了结果,他告诉我,“基本消除,未来两年有望逐渐停药!”“真的吗!”“没错!但要及时定期检查。”我感恩地看着医生,说:“一定!”

    后记

    2017春天来到,我仿佛回到哪个温暖的时光,从容淡定,不燥不急,直面内心,感恩生活。

    ——这,就是我的抗癫长征。虽然还在路上,但希望在前,我充满胜利信心!

  • 患者关注
  • 版权所有 最好的癫痫病医院

    注:本站所有信息内容仅供参考,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.如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。

    网站地图 癫痫能治好吗